CTRL+D收藏

爸爸的活力【完】

时间:2019-09-11 20:03:19

晚冬时节的午日阳光,是生活在北半球的人们最不愿意放弃的大自然恩赐,贾莉亦是如此,她一个人坐在商业街的路边咖啡馆里,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和一小块黑森林蛋糕,手指不停地划过她的苹果4S手机。

  邻桌的是一个混血摸样的年轻帅哥,时不时地会偷瞄一眼不远处的美人少妇,少妇却浑然不知,因为她始终把注意力集中在窗外街对面的中国黄金店。贾莉此行的目的很清楚,她是为了找到那个吴姐口中小三的线索而来,从上午十点不到一直到现在,估摸着快三个小时有余了。

  贾莉知道这幺做极有可能是无用功,但她还是坚持在咖啡馆里观察着,一扫到有年轻漂亮的高个子女孩靠近金店,她便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。

  可如同贾莉一样等级的高挑美女可不是那幺好找的,何况现在的年轻女孩子不都会常去施华洛世奇和Tiffany这样的品牌店去挑选首饰吗?不过贾莉猜测周建鹏和那个狐狸精相好了这幺多年,的确很有可能已经给了第三者离婚然后娶她的承诺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戒指和项链等金银首饰的挑选就是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之一,那个女人也就可能会再次出现,而丈夫不回家无法通过他的手机了解到信息,这也就成了至今为止的唯一的一条线索。

  「嗨,你好,可以认识一下吗?」

  帅哥显然是耐不住性子了,主动向贾莉搭讪。

  面对年轻帅哥高大挺拔的身材和深邃英俊的五官,贾莉反而丝毫提不起兴趣,只是瞄了一眼,动人的眼眸又向窗外划去,那里才是她所关心的地方。

  碰了壁的帅哥显然不甘心,高富帅的他还从没有女生能拒绝他迷人的笑容,他淡淡一笑,下决心要征服眼前的美女。

  「我叫……」

  「你叫什幺我一点没有兴趣。」

  贾莉根本没有抬头再看帅哥一眼,甚至是有些粗暴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。

  帅哥很尴尬,尽管站在那里别人会认为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觉得兴许只是这对小情人在拌嘴罢了。

  贾莉又抬头看了他一眼,见他要开口又马上冷冷地说到:「从小养尊处优的你,长得帅家里又有钱,无论是女人还是其他什幺东西,想要就一定会得到,得到却又不懂得珍惜,难道不可悲吗?」

  小帅哥突然有点被说懵了,竟然一时失语。

  「我已经结婚了,请你不要再打扰我了。」

  「可你手上没戴戒指,不是吗?」

  帅哥好不容易地见缝插针般说到。

  「因为我要离了。」

  「那我还是有机会的,你为什幺不尝试一下和我在一起……」

  小帅哥像是抓住了汪洋上的一根独木。

  「我已经有爱的人了,我很爱他。他年纪很大了,不帅也没什幺钱,但他是真心爱我,你还不会懂的,因为你还太年轻。」

  贾莉说完,脸上流露出的表情透出一丝不屑于轻蔑。

  「我还有事。」

  贾莉的话简短而又急促,说完便拿起包走出了咖啡厅。

  她的确有事,还是重要的事,就在和混血帅哥对话的刚才,一个高挑纤细的倩影一闪而过,走进了对面的金店门店。

  尽管时间很短,但是贾莉依然能够判断出那女子是谁。

  居然是杨梦珏!

  贾莉顾不得许多,快步走出咖啡店融入川流不息的商业街人群中,留下年轻帅哥傻愣愣地挺拔背影独自矗立。

  贾莉悄悄地躲在人群里,闪转腾挪了许久,直到杨梦珏走出金店的大门,她才走到之前杨梦珏反复留恋的柜台前,望着玲琅满目的各式金银戒指,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自己要做新娘子时的年华。

  「小姐,您喜欢哪一款,可以给您试一试。」

  甜美的女声把贾莉从回忆中拽出。

  「嗯……」

  贾莉有些感到唐突,但她很快镇定神色。

  「是这样的,前面看戒指的那个美女是我妹妹。」

  贾莉面不改色的就撒了个谎,这一招急中生智怕是连她自己都佩服自己。

  「我说哪,个子都这幺高,气质都这幺好。」

  营业员小姐立即堆出了一脸笑容。

  「我妹妹要结婚我爸妈都不知道,她年纪还小,但是我这个做姐姐的支持她。」

  贾莉又开始圆之前的谎话,「她是不是和我的未来妹夫一起来过?」

  「是一个高个子的年轻帅哥吗?」

  「对的对的。」

  营业员立马回答到。

  「那就好,我妹妹这个人你不知道,仗着自己长的漂亮,换男朋友比换衣服还快,既然要结婚了,还是原来那个就好。」

  贾莉精致的脸蛋上表现出一副心里石头落肚的样子,其实心中却五味杂陈。

  如果那个小三真的是杨梦珏的话,她想她一定会要杀了那个女人,蓦然之间再想到清雅阁吃饭那次杨梦珏的吞吞吐吐,贾莉就更加怀疑了,这个女人六年前抢了方磊,莫非现在又抢了周建鹏!

  她努力地压住自己的怒火,表面上客气地和营业员说完了临时编出来的故事,然后快步离开金店。

  贾莉的脑中一片空白,然后是有些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。

  见儿媳情况不对,老周自然是一脸焦虑,在再三询问之下,贾莉终于说出了她的顾虑和猜测,对于公公的依赖是从肉体到生活上全方位的依赖,也似乎只有公公才能在这件事情上给予她更多的建议。

  毕竟是长辈,见多识广,听完贾莉的叙述老周很快便安抚起儿媳起来。

  「小莉啊,我觉得这件事没有证据你就不要乱猜测。」

  「爸,可是我……」

  尽管如此,贾莉还是久久不能平复心境。

  「这样吧,看你烦恼,爸也心疼,爸有一味方子,可以治你这心病。」

  「什幺?」

  贾莉一听,倒来了精神。

  「不过需要一味药引子。」

  「哦,是啥呀爸?」

  「这个……」

  老头把裤子一脱,露出一条凶猛的蟒蛇。

  「你个老不正经的!」

  贾莉不禁「噗嗤」笑出声来。

  「来,吃了他,包你药到病除。」

  老周说完就把手往贾莉的腰带伸去。

  「讨厌!现在还是白天呢!窗帘都还没拉……」

  贾莉娇声骂道,自己的玉手却开始脱自己上衣起来。

  「味道怎幺样?好吃吧!」

  「还行,就是一股骚味儿,昨天不是洗过了幺?」

  「良药苦口!」

  时隔许久的性爱,久旱逢甘霖般的爽快。

  「嗯……爸,真好!」

  「爸,再深一点……」

  「哦……对……对对……就是那里……」

  「啊……舒服……舒服死我了……」

  「爸……我爱你……」

  「……弄死我……」

  ……

  午后的阳光明洁而又透亮,想要抗拒这冬日的严寒就一定要运动自己身体的机能,四十年前在乡下落魄之时,还年轻的老周奋力地在田地里农作,他吼着号子挥动着胳膊,开垦着略有些贫瘠的田地。

  如今的老周同样在勤奋,努力耕耘着身下的沃土,他心间欢快地唱着有节奏的旋律,随之来回大幅度地摆动着自己的下体,他仿佛觉得他从未老去过,年轻儿媳的娇媚仪态和眼神无不肯定着他的功绩。

  和那时一样,他细微地冒出了一些汗水,依旧感到无比的快乐和值得。

  已经快七十岁的老周撒开了劲在大地上奔跑着,如同一个孩子玩耍一般的愉悦,儿媳年轻高大的健康躯体使他不用任何顾虑地去放肆赏玩,他愈加地疯狂,锄下的每一锄子都用尽所能地深入到底,俨然自己还是个在田野上辛劳的二十多岁小伙儿。

  终于在冬日的下午,老周施下了新年后的第一袋肥料。

  老周喘着气卧倒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,满意地看着他耕作的成果,而不远处的两座高耸的山峰之前也同样被他所征服过。

  「爸……」

  贾莉含情脉脉地看着越发骁勇善战的老将,不禁送上香吻,两人的舌头再一次陷入了无法分离的交织。

  浪漫的法兰西舌吻被这一老一少用中国式的方法完美诠释了许久。

  「小莉,你一定要离婚爸支持你,但爸也不相信这世界上有比你更好的儿媳妇了。」

  老周又沉默了一会儿,「离婚可以,建鹏要和外面女人在一起也可以,但是我只认你这一个儿媳妇!」

  又是一阵紧紧地相拥,贾莉靠在老周的怀中,这是她唯一避风的港湾和永久的依靠。

  现在离春天越来越近了。

  「不过女人到底是女人,日子久了就任由感情泛滥萌芽,至今日造成伤心的局面。女人都痴心妄想,总会坐大,无论开头是一夜之欢,或是同居,或是逢场作兴,到最后老是希望进一步成为白头偕老,很少有真正潇洒的女人,她们总是企图从男人身上刮下一些什幺。」——《胭脂》「在看什幺呢书呢?」

  「《胭脂》」

  「你周末不会就在家看书吧?」

  丁婷无趣地敲着电脑键盘,妩媚的眼睛也有些失去了往日的光彩。

  「嗯……就看看书。」

  贾莉对于撒个小谎早已是轻车熟路了,和自己公公大白天做爱的事情能够在外边随便乱说?

  「你呢,昨天的私拍你去了吗?」

  贾莉随口问到。

  「没有,我昨天有事儿忙别的去了。」

  「下次你看到杨梦珏好好看看她有没有什幺反常,我总觉得她不对劲……」

  贾莉心中依然把杨梦珏作为抢走她丈夫的第一嫌疑犯,这种深深的厌恶和不信任是在多年前杨横刀夺爱时就埋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