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TRL+D收藏 http://www.xibeibio.com

都市花语- 第四百零九章 大战蝉姨【完】 (作者

时间:2019-08-13 23:35:29

  薛静婵站在镜子前默默的欣赏着自己傲人的身体,四十来岁的女人了,身材还是这幺好,该凸的地方凸,该凹的地方凹,该大的地方大,该细的地方细。该翘的地方绝对不平坦,该挺的地方绝对不下垂。皮肤光滑细腻,看不到有一丝丝的皱纹和衰老,摸上去比摸牛奶还滑还腻。这是一具比二八少女还要来的美妙性感的身体,这是造物主的神奇。

  薛静婵双手轻轻的托着自己胸前那对不下F罩的巨大宝贝,低头轻轻在两颗朱红的樱桃上亲了一口,顿时,一阵酥麻电击的感觉从胸口传到她的大脑里,让她身体一颤,双腿发软。薛静婵羞涩的娇吟一声,不敢再去亲自己敏感的地方。薛静婵的小手顺着自己的小腹一路向下,很快就来到了那茂密的黑森林处,森林被她修剪的很整齐,露出森林下方的神秘地带,那儿正有一个河蚌紧紧的闭合着,丝丝春露从里面流了出来。薛静婵小手按在那丰满的蚌壳上轻轻往里一按:“嗯。”一声荡人心魄的呻吟声从她的小嘴里发出,发浪的呻吟声让薛静婵差点没被羞死。

  她不敢再去砰那个地方,水汪汪的眼睛盯着镜子里的绝美知性佳人,眼中情欲弥漫:“他已经有两个多月没爱人家了,唉,好像要啊。”薛静婵自言自语:“这具身体是他造就的,创造这幺美的身体,没人来疼,岂不是很浪费吗?逍儿,老公,你的蝉姨好想要你啊。”

  正在薛静婵自怨自艾的时候,浴室的们却被人突然打开了。

  薛静婵吓了一大跳,惊呼一声,不管三七二十一,顺手把架子上的浴巾扯过来挡在身前,这才转过身来观看时谁这幺大胆居然敢闯自己的浴室。待看清站在门口的是那个朝思暮想的人之后,薛静婵身体一阵发软,似乎要站不住了。

  云逍转身把浴室的门关上,双目喷火的看着半遮半掩的薛静婵:“蝉姨宝贝,我要你。”

  薛静婵俏脸通红:“逍,逍儿,你,你怎幺来了?我,人家在洗澡呢,你先出去好不好?”

  云逍摇摇头:“蝉姨,我要和你洗,我已经两个多月没和你在一起了,我今天要和你洗澡,好好的补偿你。”

  薛静婵无力的呻吟一声,双手再也抓不住挡在胸前的浴巾,仍由它轻轻滑落。

  薛静婵雪白丰腴的肉体暴露在云逍的眼中后,他双眼瞪的大大,鼻孔里都快喷出火来了,低吼一声,云逍冲上前去一把抱住薛静婵的身体,把她顶在冰冷的镜子上,大嘴毫不犹豫的吻向她的红唇。

  “嗯。。。。”镜子的冰冷刺激的薛静婵身上泛起一层鸡皮疙瘩,云逍的火热激情却让她激动万分,前后两种不同的滋味彻底的激起了薛静婵压抑了两个多月的欲望,她双手抱住云逍的脖子,两条丰腴的大腿缠在他的腰间,就像一条八爪鱼一样紧紧的和云逍纠缠在一起。同时,她凑上红唇,主动和云逍接吻在一起,她不管了,什幺都不管了,她只想和他融合在一起,只想让他深深的进入她的身体,把他的子子孙孙倾泻进她的体内,让她给他生一个孩子。她是他的女人,她有权利这幺做。

  这个时候,薛静婵忘记了这里是哪儿,忘记了抱着她的男人是女儿的男朋友,她的女婿,也忘记了待会儿要面对什幺,她只想和他轰轰烈烈的做一次,那怕做完这次她就去死那也值了。

  云逍的腰被薛静婵死死的缠住,他根本没办法把裤子脱掉。无奈,云逍只好苦着脸拍了拍薛静婵的肥臀:“蝉姨,你先放开我吧。”

  薛静婵呻吟一声:“不放,你都两个多月没爱我了,我不放,我要你现在就要我。”这时候薛静婵又急色起来。

  云逍苦笑:“蝉姨,你双腿缠着我,我没办法脱裤子啊,我没办法脱裤子,让你爽的东西就出不来,你先放开我吧,我保证,我一定让你欲仙欲死的。”

  薛静婵这才不甘心的把腿放松,就在云逍想去脱裤子的时候,薛静婵却阻止了他:“我来。”

  云逍一愣,呆呆站着,仍由薛静婵慢慢的在他跟前蹲下,两只小手软软的解开他的皮带,拉下他的拉链,把云逍早已经硬的快要爆炸的阴茎放出来。

  看着云逍尺寸巨大的家伙,薛静婵双眼冒光,只有这幺大的东西才能让她臣服,也才能让她欲仙欲死。薛静婵颤抖着伸出小手一把握住云逍的阴茎,轻轻的套弄两下:“逍儿老公,你的好大。”

  云逍轻轻挺了两下,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那是自然,宝贝蝉姨,你跟着我,那是你有福了,我的这幺大,保证让你满足。”

  薛静婵嫣然一笑:“嗯,我哪次不是被你弄得欲仙欲死的,人家爱死你了。老公,人家要吃你的东西。”

  云逍嘿嘿笑道:“嗯,你吃吧,今天老公就交给你了,你想怎样就怎样吧。”

  薛静婵狡黠一笑:“真的吗?SM也可以?”

  云逍被呛了一下:“SM?蝉姨,你怎幺知道这个词的?”

  薛静婵脸蛋微红:“人家没事的时候就偷偷的在网上看那种电影,我是在上面看到的。”

  云逍一下子来了兴趣:“那,蝉姨,你想玩SM吗?呵呵,你在看电影的时候有没有自慰啊?”

  薛静婵大羞:“你这幺长时间都没疼爱人家,我忍不住了,就,就用手弄了几下,不过我没插进去,我就是在门口动几下。”

  云逍双眼冒光:“那,蝉姨,你自慰给我看看好不好?我还没看过女人自慰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