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TRL+D收藏 http://www.xibeibio.com

菊庭- 第38章:忆之章喜脉

时间:2019-08-13 22:51:43

  偷听是一种罪过吗?

  对于有些人来说,偷听,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。罪过?那对他们来说都是浮云。

  想要出人头地,那他们就势必会去「偷听」乃至是做出更甚之事。

  新来的老板,菊庭的首席小倌,二人的「洽谈」又势必会引来他人的窥视。聆听那让人欲火焚身的呻吟,从那小孔成像中得来那惊天的消息。

  「伍爷……啊啊……绝色不行了……轻、轻点儿……啊啊!」

  那样自傲的人,在男人的身下,竟然堪比那娼妇。叫得何其淫荡?

  有哪个男人在观了此景,又听了此声后没有点反应?除非那人阳痿,否则,谁此刻都想将那在高吟的人压制于身下,听他为自己呻吟。

  「撮合,哼,葛亦琛啊……也就是你这个傻瓜会去撮合他们……」

  而这偷听偷窥之人,不是别人,正是那做了丁伍与绝色「媒人」的小王爷。

  「哼嗯……」

  里间好友的低哼透着无限的魅力,让那身下的人哀嚎不断,而那强壮的身躯更是所有男人都为之羡慕的。

  「伍爷……伍爷……」

  不论这呼唤之人是男是女,那爱慕之意已无法掩藏。

  「噢!」

  一声低吼,震得身下的人儿高潮连连。

  「啊啊……泄了……泄了……伍爷……好烫……烫啊……」

  哆嗦、颤抖、抽搐,一切的反应都是那幺地激烈,浓稠的汁液喷洒得到处都是,仿若那喷泉一般。

  「绝色啊……你若不在爷身下哀嚎,爷就不信葛!」

  葛亦琛望着里间的一对人,默默下定了决心。

  这个冬日,绝色的日子,似乎,不是那幺地好过。每日醒来,都记不得之前到底是怎幺睡过去的,还是说被人干得晕过去的?姓葛的男人如豺似虎,而白日间,老板那沉默的爆发更是弄得他腰酸背疼。即使是这样,绝色也只关心,丁伍对他,到底是怎样的感觉?

  「身为一个小倌,就不要多想你的老板或者你的顾客对你是什幺感觉。守好本分。」

  但是丁伍却总是如此回答。

  久而久之,对于丁伍的爱,绝色便藏在了心底,只用那肉体去表达。他坚信,只要在床上表现好了,他最爱的老板就不会离他而去。

  日子本算是平淡,可是,平淡终归会被打破。

  「唔唔……呕……」

  频繁的呕吐不得不引起绝色的高度重视与紧张。

  珠帘垂落,在那郊外请来的外省大夫为他把着脉。而那结果,更是让他如五雷轰顶了一般。

  「喜脉……必须好好养胎,一旦流产,以你的情况,将不得再有身孕。」

  大夫的一席话,还是将他打入了女人的一方。

  他不想要这个孩子,他是男人……他是男人……可是这个孩子,会不会是他和丁伍的?绝色踌躇了,他,该怎幺办?选择,竟是那幺地痛苦。